©绝体延命 | Powered by LOFTER

【三部】【承花】一生青春 1.1

my好女神!!!可爱可爱最可爱!男子高中生的日常!我真是超级喜欢这种的!!

一鍋老鴉湯:

  一生青春


  遲到了好久好久的生賀。 @绝体延命 好三門,生日快樂!


       放心,它沒有這麼短。有多長我也不知道www


       一句話概括:花京院典明有一個很奇怪的超能力,空條承太郎沒有。但花京院還是很沒有原則地喜歡上他了(鄧搖




  1.1


  


  那個念頭襲來時,花京院全無準備。他原以為自己是一輩子也不會這麼想的。


  『或許該交個朋友。』


  這好像突然從樹上跳下一隻貓,把他的心踩得跳起來。這可不大好,花京院連忙壓住了心緒,還是為時已晚——原本平靜的山道突然一陣騷亂,有人一腳踩空,摔了下去,激起周圍一陣驚叫。


  七歲時花京院有了兩個秘密,其一是如今正與他一起略帶歉意地看著滾下樓梯的那個倒霉蛋的綠色法皇,其二是世界給他開的小玩笑——因為那能力實在沒有半點用處,只是讓花京院成為了“出場自帶背景的男人”。他彷彿受到世間的過分眷顧,快樂時將有落花,沮喪時天色陰沉,驚訝時總令大地震動,使路人無緣無故地摔倒。這讓花京院在讀魔幻現實主義作品時總有說不出來的親近感:他雖然不能預言鍋子會從桌子上倒下,也看不見空氣中飄蕩的鬼魂,但偶爾能在房間裡飛一陣,在成功攻略遊戲角色後大大鬆一口氣,撲通一聲掉回床上。


  十年下來花京院把法皇摸得熟透,好像多了一個任勞任怨的免費幫手,可是對這額外的奇怪能力依然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只好不再去想。這對他的生活倒沒多大影響,真正麻煩的是在夢裡飛跑,第二天或許會在臨鎮醒來。那是十二歲的事情,幸而是周六,不至於曠課。從此睡覺時花京院必定往手腕上綁一根帶子,拴著床頭一人高的大白熊,免得再次不知不覺走失——這熊比門框大三圈,當初搬進房間花了半天時間,擠過門框時臉壓得太扁,從此留下一條拍不平的凹痕,把和善的毛毛臉分成兩半。


  摔倒的傢伙被女學生圍了起來,她們不斷叫著他的名字,太吵了,聽不大清楚。花京院斟酌了兩分鐘,終於還是沒有直接走掉。他撥拉開旁邊的女孩子(挺容易的,她們見到他的臉就乖乖讓開了),從懷裡掏出手帕,以最溫和友好的語氣說:『這位同學,你沒事吧……』


  話沒說完,他看見了倒霉蛋的臉。同時耳邊女孩子不間斷的關切也聽得清了:『承太郎,你沒事吧?』『承太郎我扶著你!』『啊呀承太郎你流血了!』……


  我才是那個倒霉蛋!花京院想。


  倒霉蛋空條承太郎接過他的手帕,盯人的眼神好像大夏天的往地上下冰雹。花京院對他的認識僅止於道聽途說的幾條八卦,無非是氣跑了老師,揍了年級組長(花京院認為揍得挺好,那個老頭課講得特別糟糕),前些天光榮入獄,把他母親嚇得以為他殺了人,轉眼就被保釋出來,據說是家財萬貫的外公跨洋包機飛來,往警局樸素的小桌子上砸了一袋美金。


  『我是空條承太郎。』那人說:『謝謝你的手帕。你是?』


  『噢,我是花京院典明。』他打量著眼前的風雲人物,把對方和道聽途說來的形象稍加比對,發現空條承太郎身高未超兩米,體重不足一噸,肌肉雖然發達,似乎尚不能徒手把人撕成兩半。最重要的是,看上去並不很兇惡。他有一雙非常好看的眼睛,花京院聽說他日美混血,以為是更普通的藍眼珠,親眼看見的卻是生機勃勃的碧綠色,和對方渾身上下沉鬱嚴肅的氣氛不大相符。


  『你沒事吧?』良心發現,他還是多問了一句。


  『噢,沒事。』


  空條承太郎瞪著人的樣子頗為奇怪——過分直白,好像能夠僅憑視線拆開皮肉直至骨骼。人們少有這樣的眼神,裡面的東西不是太多就是太少,因而顯得含混或是軟弱。花京院想再看看,但還是很快逃過了對方的目光。他不大想害對方再倒一次小霉,於是說:『東西不用還給我了。』


  雖然二話不說地走開去很遠,他依然能感覺到空條承太郎的目光,正掛在他的背脊上,銳利好像一個魚鉤。害得對方摔下去的那個念頭還在腦海裡晃晃蕩蕩地,時不時敲敲他的腦仁。花京院不大習慣這種穿透力過強的目光,


  唉。交朋友。朋友要去哪裡找呢?


  花京院一個人走回家,因為煩悶無聊,讓法皇在半空中打出二十七種花樣繩結。他沒有回頭,因此沒發現空條承太郎在他告辭後依然盯著他看,在法皇打出第一個繩結的時候愣了愣,遠遠地眨眨眼睛。



标签:JOJO承花
热度: 69
评论
热度(69)
  1. 绝体延命一鍋渴望评论的老鴉湯 转载了此文字
    my好女神!!!可爱可爱最可爱!男子高中生的日常!我真是超级喜欢这种的!!

=三门| 今 想い出が光る前に僕を見て